噼里啪啦炸开的火花一路顺着蚁后的血肉往里面钻了过去,蚁后吃痛,庞大的身躯竟然往后缩了缩。
    一股被烧焦的味道瞬间就传满了这个山东,蚁后虽然愤怒,但是她却对这些在她身体里面燃烧的火焰却毫无办法,只能硬生生的承受着火烤,她的腹部重重的在地上收缩曲张着,试图把自己再往里面缩一点。
    她的腹部往后缩着,随着她的蠕动,她身后的山洞里的一块石壁应声而倒。
    石壁稀里哗啦的破了开来,一泓幽幽的蓝光从里面冒了出来。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一抹蓝光是什么,那抹蓝光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只有赵铭,猛然的望向了那个里面。
    他体内的小建木一下子窜了出来,一根小小的叶子在他的手指上卷成了一个指针,直溜溜的指向了那个地方,小建木也在他的脑海里拼命的喊着。
    “爸爸爸爸!去那里!”
    赵铭挣扎着站了起来,结果一下子就被闻智逸按了回去。
    他正在死死的抵挡住在前方的那群白色的丧尸,满头大汗的问道。
    “赵哥你干嘛,去哪里?”
    赵铭望向那已经渐渐褪去的幽蓝的光芒,眼睛里面眼白部分被绿色的光芒所取代,他像是梦游一般的说道。
    “那里……那里有什么……”
    闻智逸抽空往后一看,哪有什么东西,往里面只有蚁后延伸的不知道有多长的腹部,而且她的腹部还在蠕动,不停的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从那个黑暗的洞里慢慢的爬出来。
    赵铭慢慢的站了起来,奇怪的是,那些东西好像都没有看见他一样,从赵铭的身边爬了过去。
    视赵铭如无物。
    众人又惊了,这又是什么事?
    只见赵铭像是一缕幽魂一样,歪歪扭扭的就进去了那个山洞的深处,闻智逸在他背后一直叫他,赵铭充耳不闻一样,很快的消失在了那个山洞的深处。
    王老师抽空瞥了一眼,只见赵铭的浑身上下都是绿色的光点,整个人悠悠荡荡的就进了山洞的里面,还好的是那些怪物把他当做空气一样,甚至像是一块石头,全部都避开了他。
    看着赵铭暂时没有危险之后,王老师还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毕竟他现在的重要程度,甚至来说是高于她的,一旦赵铭出了什么事,她就算死也要把赵铭拉回来。
    她对着后方喊了一句。
    “别怕!他没事!”
    说完之后,蚁后又是一顿猛烈的挣扎,她差点没有站稳被甩下来,赶紧一把把手抠进了蚁后的肉里,把自己挂在了蚁后的身上。
    她吸了一口气,暂且稳住了身形之后,看向下方正在苦苦挣扎抵挡的学生们,不能动的蚁后在此时反而成为了他们的背后的壁障,帮他们暂且能够抵挡一波又一波的丧尸的冲击,力气大的杨鑫宇和刘一安现在挡在了最前面充当了前方的锋线,这群孩子还是很聪明的,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一块的巨大的石头挡在自己的前面,从石头的空隙里反击着这群丧尸,比起大面积的和那些丧尸对撞好了很多。
    杨鑫宇喘了一口气,又是一拳把一个试图把自己塞进来的丧尸狠狠的揍了出去,他的手臂已经有点发麻了,这些白色的软体丧尸看着肉体是软乎乎的,但是打进去之后完全不一样,打进去之后根本就不是看上去的这种感觉,硬度极高。
    杨鑫宇甩了甩自己的手臂,再次运转起自己的灵力,竖起手臂挡住了一张没有眼睛没有鼻子,只有一张血盆大口的脸,感觉自己从这个封山村出去之后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辅导了。
    这也太精神污染了!
    与此同时,赵铭好像是被什么指引了一样,慢慢的走到了蚁后身后的山洞深处。
    越往里走,山洞里面越发的安静。
    赵铭跌跌撞撞的走在山洞里,身边的丧尸们纷纷的避开了他,就好像他是一块会动的石头一样,绿色的光芒慢慢的散逸在他的身后,他的背上,不知不觉的爬满了绿色线条,就像是一副长在他身上的藤蔓一样。
    他的脸上也不知不觉的全是绿色的,鼓起的经络。
    他的眼睛已经完全的被绿色所取代了,就连瞳孔也是绿色的,眼睛望进去就是两个深绿色的大洞一样,除此之外,他的额头上,经脉鼓起,在上面慢慢的纠缠出来了一个形状。
    远远的望过去,竟然像是一片叶子一样。
    他像是被什么指引一样,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里面走去,而他的脚印,也渐渐的在山洞下留下了印子,脚印里,一些幽绿色的颗粒在发着幽幽的闪光,很快就不见了。
    此刻的他,意识又开始旋转了起来,他现在满心满意的只有那个山洞的深处,他一路顺着往里走,甚至还扶着蚁后长长的身体作为扶手,顺着蚁后蠕动的腹部,往里面探究着。
    终于,他发现了他想要的目标,一汪绿得甚至发出了蓝光的池塘。
    他什么都不想,直接一头扎了进去。
    池水很快的漫过了他的脸颊,脖子,肩膀,因为他是扎进去的,随后漫过了他的腰部,腿部,还有脚。
    终于,他整个人都浸到了这汪池子里。
    看似冰冷的池水,但是整个人沉进去之后,却是温暖的,它慢慢的拂过赵铭身上的伤痕,随着池水的浸泡,他身上的伤痕竟然慢慢的消失了。
    他全身放松的沉在里面,一丝丝的气泡从他的鼻子处逸了出来,但是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感到有任何的憋气感。
    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空气充斥在他的肺部,干净,纯净,随着他的胸膛一起一伏,慢慢的带走了他身体里面的杂质,随着那些杂质的流走,位于赵铭心脏处的小建木慢慢的散发出更多的绿色的颗粒,随着赵铭的血液的流动,游走在他的全身。
    就像是沉浸在一场大师级别的泰式精油SpA里面,赵铭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一场永不会醒来的香甜的睡眠,周身全是暖洋洋的,毛孔感觉都被打开了,不停的有暖暖的蒸汽通过他的毛孔往里面熏蒸着。
    慢慢的,他睁开了眼睛。
    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周身缠绕着绿色的灵光,他调整了一下姿势,重新浮在了水里,接着,他慢慢的站了起来。
    他湿淋淋的从这个池水里面站了起来,随着他的站起来,他眼睛里的绿色也慢慢的褪去了,从深绿色变成了浅绿色。
    身上湿的地方随着他的出水,迅速的蒸发然后干掉,他慢慢的走出了水池,看向了蚁后的长长的腹部。
    蚁后的腹部延伸了好几十米,她的尾端甚至延伸到这个池水的里面,一起一伏的时候,好像就是在抽着这个里面的水一样。
    赵铭定定的看了一眼这个蚁后的腹部,接着,他缓缓的抽出了自己的背后的剑。
    他毫不犹豫的,对着这个蚁后的长长的腹部,狠狠的一剑劈了下去!
    一阵金光从他的剑身上闪过,这把剑竟然直接把蚁后整个的尾部直接切掉了开,浓稠的黑色血液瞬间从蚁后的尾部爆发开来,喷了个赵铭一身。
    他浑身上下沐浴在蚁后的黑色血液里,脸上无悲无喜,像是一个冷漠的人偶一样,他又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剑,又是一剑向着蚁后的尾端切砍了过去!
    他就像是在切案板上的白豆腐一样,瞬间就把蚁后的尾部全部绞杀殆尽,蚁后尾部上面的厚厚的背甲对他来说就像是不存在一样,直接一剑下去,瞬间,蚁后长长的尾部就少了一大半,剩下的尾部疼得紧紧的收缩了起来。
    赵铭又是一剑狠狠的切向蚁后,他浑身上下沐浴着蚁后的血液,蚁后的血液热气腾腾的的在他的身上蒸腾着,一股一股的黑气从他的身上冒了出来。
    尾部的疼痛瞬间传到了前方的蚁后身上,蚁后猛地一缩,站在她头上的王老师差点被她剧烈的动作再次甩了下来。
    前方的黑蚂蚁反应极快的用嘴狠狠的咬住了蚁后的肉,几乎把自己镶嵌在了上面,王老师看着黑蚂蚁的动作,有样学样,不顾恶心,也把自己的手扎进了蚁后的肉里,免得被蚁后甩下来。
    蚁后的神经网络更加狂乱了,黑蚂蚁的神经系统像是过电一样传递着疯狂的信号,神经网络的疼痛同时也传递到了它的肉体上,但是黑蚂蚁完全没有放松它的牙齿,它就像是完全隔绝了身体和肉体上的疼痛一样,死死的咬在了蚁后的身上,一点都没有放松。
    虽然它没有说话,但是它非常默契的和后面的李老师保持着距离,随着它撕开蚁后身上的伤口,李老师就跟在黑蚂蚁的身后,不停的灼烧着蚁后。
    蚁后的神经里现在只有一个字,疼疼疼……
    她发狠的张开自己的口器,再次发出无形的音波,王老师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颤,好像内脏也跟着震动了一下,接着,她猛地从嘴里喷出一口血。
    她都这个样子了,更别提下面的那几个学生了。
    杨鑫宇膝盖一软,差点跪了下去,还好前面的那块石头还当了个扶手,他手往上面一抠,硬生生的把自己的扶住了,他背后的几个人脸色都不太好,除了一身白色的白观宙之外,每个人的嘴鼻处,都溢出了深红色的血液。
    他们的内脏,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损伤。
    蚁后的发狂,也影响到了黄烟。
    黄烟猛然的胀大了一圈,周围滋滋的甚至滴下了黄色的像是硫酸一样的液体,它疯狂的对着他们前方的石墙,撞了上去!
    一个小小的洞,瞬间的就在黄烟的重重腐蚀下,出现了。
    杨鑫宇马上就发现了黄烟的动作,如果不解决这个黄烟的话,他们迟早全体都会倒在这里,但是黄烟无形无体,根本找不到更好的办法能够解决这个黄烟。
    最好的就是能够快速解决蚁后,就能解决黄烟了。
    但是现在看来,蚁后的生命力目前还非常的顽强,根本一时半会解决不了。
    黄烟已经滋滋的快要钻透这个石板了,马上就能穿透了,几个人严阵以待,随时准备迎接着黄烟的到来。
    闻智逸悄无声息的撑起了一个金光罩,堪堪的把几个人都罩在了里面。
    几丝金光在空中徐徐的流过,形成了一个倒扣的大碗,在金光罩刚刚成型的一瞬间,黄烟,终于钻透了这块石板。
    黄烟就像是液体一样滴在了金光罩上面,铺开之后把金光罩染了个遍,金光罩发出了像是玻璃破裂的声音,咔咔的从中间裂开了几条缝。
    黄烟使劲的往裂缝中钻着,金光罩就像是碎掉的玻璃一样,咔咔的的从上往下裂着。
    众人气都不敢出,紧紧的盯着金光罩,闻智逸的手放在金光罩的边缘处,不停的往里面注入着灵气。
    但是闻智逸的灵气本来就已经是捉襟见肘了,金光罩也支撑不了多久,在黄烟的全方位的腐蚀下,金光罩,终于快要碎掉了。
    杨鑫宇内心一紧,迅速的伸出手来护住下面的人,他眼睛一闭,已经做好了被腐蚀的准备,但是,他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
    他刷的睁开了眼睛,发现黄烟化成的液体就像是被提起来的塑料袋一样,被赵铭的剑尖挑了起来。
    赵铭站在他们的前方,面无表情的用剑尖挑着那一坨黄烟液体,刚刚还张牙舞爪的黄烟,瞬间就缩成了一团。
    赵铭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坨黄烟,众人看到赵铭这个样子,莫名的感觉到了一丝威压,闻智逸也不敢开口了,喏喏了半天,硬是没敢说话。
    赵铭轻轻的一挥剑,黄烟轻而易举的就被赵铭挑了起来,几缕绿色的灵气顺着赵铭的剑身流了下来,包围住了黄烟,一阵青烟从黄烟的身上冒了出来,闻智逸他们拿着没办法的黄烟竟然被这几缕绿色的灵气紧紧的缠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