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底的深处,天灵青乌如一只古老的凤凰涅盘重生。它吸取着四周的精华之气,借助大量的资源滋养,将自身伤势恢复得七七八八。周围的矿脉与晶石中流淌的能量,如同甘泉滋润着它因战斗而疲惫的身躯。它的羽毛重新焕发出灵动的光泽,每一根羽毛都仿佛在诉说着它过往的辉煌。
    然而,那些由规则之力留下的暗伤,却像难以磨灭的烙印,深深嵌入它的体内。想要完全愈合这些暗伤,需要的不仅是时间,更是它自身的毅力。
    好在普通的战斗已经对它影响不大,但长时间的激烈战斗仍然会让它的身体感到难以为继,甚至那些没有清除干净的凤凰真炎还会反噬,可以想象这次的伤势有多么严重。
    在调息完毕之后,天灵青乌那深不可测的力量渐渐平息下来,随即,它神奇地化为人形,开始细致地翻看寰宇间的紧要信息。它的目光如同星辰一般深邃,洞察世间万物。随着它的翻阅,一幅宏大的画卷在眼前徐徐展开。
    寰宇之中,苍穹与星陨两大世界因为规则之地的那场大战而陷入混乱。战火连天,硝烟弥漫,这场大战的余波波及了不少的神兽血脉。然而,在这纷乱的背后,最令天灵青乌感到惊异的是,寰宇边缘地带的一个看似不起眼的角落,竟然频频出现上古神族的身影。
    他们的出现引起了天灵青乌的高度警觉。一个小世界出身的人族,竟能伤到拥有尊贵血统的天灵青乌,这简直是对宇宙秩序的挑战。一时间,天灵青乌的内心充满了怒火,他原本打算以一个小世界的毁灭作为警示,让其他族群明白轻视他的后果。
    然而,此刻的局势变得复杂起来。
    原本,天灵青乌计划在伤势得到妥善治理后,亲自前往外围宇宙一趟,探索未知的领域,寻找新的机遇。然而,命运的轮盘却在他未曾预料之际转动。那些刚刚脱身的上古神族突然现身于外围宇宙,似乎正在执行某种未知的任务或巡视其势力范围。
    他们的出现引起了天灵青乌的高度警觉。
    那些上古神族的出现,似乎打破了原有的平衡。天灵青乌注意到,这些上古神族似乎尚未完全摆脱虚弱期,自身也是有伤在身,行动间流露出几分疲惫。这样的状态让他暂时压制了报复的冲动。
    在储物世界之中,大片大片的灵植如同被神秘力量召唤,凭空出现,仿佛是从另一个维度跨越而来。这些灵植,虽然品阶并非顶尖,犹如繁星点点,但它们在改变整个储物世界的灵气环境方面,却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这些灵植的种类繁多,形态各异,散发出各自独特的气息。刚刚出现在半空之中,它们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操控,那大手似乎是天地的意志,亦或是储物世界本身的规则力量。这些灵植被精准地分门别类,有的种植在山间,有的种植在溪谷之中,它们在各自的位置上迅速生长,扎根土壤,吸收天地灵气。
    山间,阳光洒落,温暖而充沛。灵植们在山风的吹拂下轻轻摇曳,叶片上的露珠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如同无数颗小小的钻石。它们的生长,为整个山脉增添了一抹生机勃勃的绿色。
    溪谷之中,水流潺潺,环境清幽。灵植们在水汽的滋润下更加繁茂,它们的根系紧紧抓着泥土,稳固河岸,防止水土流失。而它们的存在,也为整个溪谷带来了更加丰富的生物多样性。
    这些灵植的出现,不仅仅是对环境的改变,更是对储物世界生态的一次重塑。
    秦潮在购买这些灵植的时候已经提前问过星源世界意志,会根据最优的配比来挑选。如赤灵木和乌精木,这两种分别适合种植在向阳位置和背阴处,两者相互协调在吞吐灵气的同时还能加快同一块区域灵气的运转速度,即便在一些顾及不到的角落,也能自发的改变环境,能省下不少功夫。
    星源世界意志即便再强,也不可能将整个储物世界的每个边边角角全部规整一遍。实际上只关注大方面,那些细枝末节的地方还是要靠时间来磨合。
    为了购买足够覆盖山岳的灵植灵种,秦潮也从储物世界中抽出了不少好东西,除了少数的灵石外还有一些宝库中的好东西。
    好在七宝城覆盖的范围太大,出现一两件精品在正常不过,而且分开出手购买的情况下,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这段时间战争资源交易量巨大,价格也在向上抬。这种灵植之类的长期资源销路实在不少,那些商会的管事巴不得赶紧多卖出去一些,好倒腾处地方卖点紧俏货。
    秦潮耗费心力搞这些东西可不仅仅为了美观。
    储物世界的存在是秦潮神魂锚定的根本,甚至可以看做在命运长河之中挡在洪流之前的巨石。
    这个巨石越稳固,秦潮能够发挥出的力量越大。现在经脉只打通了四条,后面提升的空间很大,未雨绸缪也不算早。
    以秦潮的速度两日也跑了两掌之数的区域,出手的次数也不少,看着焕然一新的储物世界心满意得的结束了此行。
    之前腾蛟城中的那些修炼者都是残破的神魂傀儡,不过大多数还有着自我意识,算得上非常奇特的存在,不知道能不能借着灵气恢复过来。
    只是这神魂上的伤势真说不好,只能希望有奇迹放生。
    至于外来的生灵,秦潮还没有计划要吸收什么有灵智的物种,此次倒是顺便购买了一些低阶灵兽放了进去,顺便观察一下情况。
    一应的东西买完之后,秦潮又恢复了固体巅峰的气息开始闲逛了起来,没多久腰间的传音符便闪烁了起来。
    “速回!”
    接到传音秦潮也没有迟疑,一刻钟的时间就回到了天青 商会的侧门,此时文皋正等在那里。
    “赶紧随我来!”秦潮皱了皱眉头,不过也没有多问什么直接跟了上去。
    路上直接文皋直接将如此着急让秦潮回来的原因说了出来。
    天青商会突然接了一个紧急的单子,需要运货物往外域,但是原本的人手都有各自的位置,现在抽调会打乱很多计划,于是紧急找了一些合用的新手来运输这次的货物。
    虽然情况紧急,但是天青商会作为一个跨星域的大商会也不会随便招募,毕竟因为人手问题货物折在半路上损失更大。
    这次都是老管事多带几个新人,路上也能有个照应。文皋正好被选中,连带着秦潮这个之前露面的新人也直接顺捎了进去。
    秦潮闻言也颇为高兴,能够少耽误一些时日总是好的,主世界那边虽然托付给了司娅,但是谁知道那个天灵青乌会不会狗急跳墙,强行对小世界出手。
    不过,天灵青乌上次伤的那么重,下次出手应该需要不少时日。
    接下来几天之中,秦潮也被文皋带着熟悉了一下跨域所用的大型飞行法器,同样也遇见了不少人族。
    对于这种情况文皋也有些奇怪,但是见到那么多熟人还挺高兴。
    “平日里大家跑东跑西根本没时间聚在一起,没想到这次倒是上了一条船,正好带你熟悉一下。”
    随着货船被以极快的速度填满,启航的日子也到了。
    跨越星域对于俩人来说是一个新鲜事物,但对于天青商会只是日常,没有什么特殊的送行,清点完成之后巨大的船身便开始升空缓缓朝着空中的大的法阵屏障飞去。
    文皋看着逐渐远离的七宝城也有些惆怅,即便是天青商会这种老资格,也不能保证每次都能安全抵达。
    在浩瀚无垠的星域之间,空间裂缝的发生几率明显比星域内部更高。这些裂缝如同隐形的巨兽,潜伏在宇宙的深渊之中,时刻准备吞噬那些胆敢穿越的不幸者。在那些空间不稳定的区域,想要找到一条相对安全的行进路线,其复杂程度和艰难程度,远非一般人能够想象。
    对于一名拓脉境的修炼者而言,这样的挑战几乎是无法估量的。他们需要不仅要对抗外部环境的险恶,更要对自己的内心进行一场严峻的考验。因为这不仅需要极高的智慧和勇气,更需要丰富的经验和敏锐的直觉。
    在这样的背景下,每一次的探索都如同在鬼门关前走一遭。裂缝中的虚空犹如恶魔的巢穴,随时可能伸出狰狞的爪牙,将毫无防备的修炼者吞噬。因此,他们需要仔细研究星域间的空间结构,分析每一片区域的稳定性,才能找到那条隐藏在危险之中的安全之路。
    漫长的星际旅程如同穿越深邃的时空隧道,每一步都充满了未知和挑战。想要一点一点地飞过去,所耗费的时间难以计数,几乎无法想象。因此,前往其他星域的最主要方式仍然是寻找那些稳定的空间裂缝。
    这些神秘的空间裂缝宛如时空之门,隐藏在浩瀚宇宙的各个角落。它们仿佛是宇宙中的秘密通道,为星际旅行提供了一种高效的途径。通过寻找这些裂缝,并进行超远距离的跨越,能够大大缩短旅行的时间,更快地到达目的地。
    每一次跨越空间裂缝,都仿佛是一次穿越时空的冒险。穿梭在裂缝之中,周围的一切都在不断地变化,仿佛置身于一个变幻莫测的梦境之中。
    只有那些最顶级的商会才掌握这些空间裂缝的位置,哪个是危险的,哪个是稳定的。
    实际上以秦潮现在的能力有着一艘先天生灵都极为重视得楼船法器,再有足够后备资源的情况下,独自跨越星域可能只是时间问题,前提是中间不会迷失方向。
    楼船之上的星图也只记载有星域之内的位置,因为那些神族在各个关键布下的定位法阵才是星图的关键。至于这种星域之外的路径,只能靠传承和经验。
    秦潮站在货仓的舷窗看着极远处那些奔向各自方向的货船,发现这些商会掌握的路径还不一样,看来有机会还要研究一下。
    货船远离七宝城和一些距离较近的同行者之后,便进入潜行状态调转方向。
    这倒是和秦潮猜想的差不多,毕竟这么隐秘的路径不可能大摇大摆的开进去。
    “我们一路上需要跨越不少空间裂缝,其中正常航行的时间还好,最重要的在跨越裂缝中间的过程。”文皋故作镇定的嘱咐着秦潮。
    “想必你能来到七宝城也经过了不少地方,自然知道随着逐渐接近那广袤无垠的大世界空域,空间所释放的压力愈发沉重且坚实。在这片星域之间,无形的力量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网,每一根线条都代表着空间的压力带。这些压力带的分布并不均匀,犹如风暴中的海浪,时而平静,时而汹涌澎湃。
    在那些穿梭于星域的空间裂缝中,即使是那些曾经安全通行过无数次的路径,此刻也可能隐藏着未知的危机。”
    “如果那个时候船身被破坏,阵法失灵,就需要我们保护好货物!”
    说到这里,文皋的声音小了下来。
    “只要船身没有遭遇大的破坏,最基础的防护能力应该没有问题,即便你这种固体境的小子应该也能有活动的余地,但是货物没了顶多受罚……”
    话说到这里,秦潮已经明白对方的意思点了点头。
    这番话文皋可不敢在天青商会里面说,谁知道那些商会的高阶管事在附近闲逛。现在马上进入第一个空间裂缝了,那些高手肯定都在预先观察情况,没时间顾及船身之中的这些手下。
    秦潮倒是没有文皋这么放心,天青商会这几天逛下来好像能看到的人族全都在这艘船上,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
    同文皋招呼了一声,秦潮自己朝着货船最前方的操纵室靠了过去,看能不能偷学些用得着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