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爬山涉水前行,走进茂密的丛林,高耸入云的大树,粗壮的要十几个成年人手牵手才能围住。斑驳的树皮拱起,如同鳞片般的树皮,神秘而又充满生机的森林。只是如果是常人行走起来估计是寸步难行,地面的枯枝烂叶不知多厚,藤蔓横生,让人无处下脚。
    对尹小国众人来说并不会形成什么阻碍,金儿和红儿浮起离地米许向前滑去,如同空中滑板一般顺畅。浓重茂盛处的藤蔓树枝在尹小国所露出的些许气息下全部自行让出条通道由他平坦通过。众人所过处所有的声音全部消失,等众人走远才又恢复了声音。看似只有树木藤蔓的森林在尹小国眼里却是生机无限,腐植土壤中有着各种奇异虫子在穿梭觅食,争斗,打洞,筑巢,还有正在繁衍产卵的。宛如另一个生机无限的小世界,各自生活又各有牵连。
    尹小国边欣赏边教导尹伊伊怎么使用意念去看这个世界,说着一些注意的事项。尹伊伊的意念并没有肆无忌惮发散,而是小心翼翼不惊扰任何的存在,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稀奇兴奋的。
    青铜星已经从小维度位面彻底回归,小维度位面空间的裂缝已经重新封闭即将合缝,嫘叽叽说道:“国小子,给小维度位面打上标记,别到时候找不到进去的路了。”尹小国也没有问为什么?身后五彩能量光轮一晃,一个小五彩光轮出现消失。五色神光。神通。
    “国小子,现在五色神光使用的很顺溜吗?哈哈,等以后你就知道好处了。”雷喳喳打着哈哈笑道。
    尹小国隐约知道了怎么回事,倒是没有问,反正以后有空了再说吧,现在先看看青铜星吧。
    现在已经是走在阳光明媚的大平原上,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可惜只有天上的蓝天白云,地面上只有绿色偶尔有一些各色花卉争奇斗艳绽放着,没有姑娘带着牧犬放牧着羊群。尹伊伊感叹道:“祖姑奶奶,这里真美,可惜没有羊群与放牧的人。”
    “哈哈哈,小宝贝要不然你留在这里当一个放羊的小姑娘吧,蓝天,白云,绿草,姑娘,羊群加上高山,树林还有大河,多有意境,美不胜收。怎么样小宝贝?”雷喳喳调笑道。
    尹伊伊嘻嘻笑道:“嘻嘻嘻,祖姑奶奶美是美,可现在还没有人烟,多没有意思。等以后吧。”哈哈哈众人大笑。
    一路向南,从高山下来穿过丛林,跨过大江,畅游过无垠的大草原,顺着大河走了很远又拐向东南方,来到一个大大平原上,有着大大小小的河流湖泊,气候也越来越热,好像从春天进入夏天,树木种类也变得不同,地面上也出现了各种不同种类的小动物和昆虫。
    尹小国带着尹伊伊游山玩水的悠闲。父女俩人刚开始还骑着金儿和红儿,后来干脆下来,让金儿和红儿去自己玩耍,嫘叽叽和雷喳喳也觉得这父女俩人很闲,于是直接说他们回凤巢去了。
    青铜星太大了,父女俩人每天到一个地方也不探索,只是单纯的看看,其实俩人因为是界主的存在,早已经知晓。只是想走走而已,然而走了这么多天也觉得该干点啥了,尹小国对尹伊伊说道:“崽崽,我们在这里还没有个家。”说着带着尹伊伊出现在一堵斑驳的青铜墙边,不远处有一棵高耸入云的大树。
    “哼,国小子,怎么不游山逛水?你不是很起劲的吗?腻歪了?”雷喳喳哼声响起。
    “嘿嘿,不是我崽崽喜欢吗?”尹小国狡辩道。
    “别找理由,偷懒。该开始干活了。”雷喳喳嗔道。
    “好,我在这里弄个宫殿,以后就在这里安家了。”尹小国答应着,来到凤巢附近的一座大山里找了一座上有着一口深水潭的山峰中部位有着一个很大平坦平地。很不错平台面积有个几百亩大小,有瀑布,小河,树林,有肥沃的土地,最妙的是靠山峰位置有一块比平地高出五六丈的石平台有个几亩地大小。尹小国很满意。飞在空中伸出手变得巨大无比轻轻抹了一把,平台地面平整如镜。然后地面上出现一座金色的黄金宫殿。尹伊伊惊喜道:“黄金宫殿,老爸你真的做到了。嘻嘻嘻。”
    “怎么样?崽崽,老爸答应你的,你自己去布置吧。我再造一座玉石的。自己住。哈哈哈”尹小国得意道。
    “哼,小……”尹小国耳边响起一声哼声,赶紧拱手,雷喳喳没有说下去了。小样看你还嘚瑟不。
    于是尹小国老老实实又用青玉造了一整套几十个房间的大院子,江南园林式。小桥流水,亭园楼阁。
    辛苦了几天完成后。尹小国还是有点小得意,却不敢嘚瑟了。
    尹伊伊和雷喳喳这几天俩人飞来飞去到处找寻各种东西来装饰她的宫殿。尹小国和嫘叽叽商量着以后应该怎么办?最后确定了大概的方向。出关。
    外面的世界还是那么的不平静,阿三国阿三信众正在举行蛇神诞生庆典,已经疯狂了十几天。狂热的让周边颤栗不已。锡克斯坦国在巴坦国以及某些不明势力帮助下站稳了脚跟,承认其独立的国家也越来越多,阿三国知道大势已去,却不甘失败,一直还是保持着军事进攻和压制,只是强度小了很多。对东北联邦合众国多了很多谋划,挑拨分化各种手段频出。现在东北联邦合众国已经是内部矛盾重重,能够维持还是有着外部的压力。
    欧洲方面大俄与二毛还是在拉扯着战个不休。欧盟也是焦头烂额,叫嚣着要亲自下场揍大俄,可是又害怕,只会耍小动作。
    巴勒国被色国按在地上蹂躏,惨不忍睹。
    华夏湾湾省这段时期确实过的热闹,各种新奇事件频频发生,大家又觉得情有可原。竞选嘛,呵呵。
    华夏过得很平静,与美帝打打嘴皮仗。然后该干嘛还干嘛。卖卖开窍香丹,治理国内污染,发展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