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凶伫立,大祭祀横空,残风、黑云、惊雷,闪电,多种元素糅杂在一起,形成了一张灭世画卷。
    然,一切的一切。
    都停在了林陌身前。
    他就像是一道天堑,隔绝了一切的灾厄与毁灭,护住了身后的城池,任由风雨飘摇,巍然不动。
    暗金色的机甲紧密贴合身躯,闪烁着淡蓝色的荧光,麒麟引擎运转,撑起一道梦幻般的天幕。
    【极·武神(流星)】
    【类型:单兵机甲】
    【品质:神话】
    【属性:防御1110424,力量1458989,敏捷1562456,能源max】
    【高度:1.86米】
    【重量:97千克】
    【动力系统:宇宙巨兽引擎(麒麟版)】
    【武器配置:无】
    【技能:第二形态、第三形态、虚空跃迁……】
    【状态:正常】
    【被动:武装共享——极·武神是优质的单兵机甲,可以武装士兵,并且机甲人物属性可叠加,人物技能可共享机甲。】
    【被动:神之意向——极·武神可以通过纳米形态变成任何单兵机甲所能配备的武器装备。】
    【专属被动:武神1——战斗形态下,武神属性每秒提升百分之一,上限百分之十。】
    【专属被动:武神2——极·武神所有武器输出功率,提高百分之四百。】
    【专属被动:武神3——极·武神将自动捕捉对手武技、神通,加以分析,短时间内即可完成复刻。】
    【专属被动:武神4——近身搏杀状态下,极·武神敏捷属性提高百分之百。】
    【专属被动:武神5——极·武神融合最高科技以及异世界手段,拥有强大的自我修复功能。】
    【专属被动:极限战斗——免疫外界环境施加的负面效果,可以在各种严峻的环境下保证机甲的战斗能力。】
    【备注:草木山石,皆可为剑;目之所及,尽是神兵。】
    “林陌……”
    看着面前忽然出现的林陌,大祭祀眼神也是恍惚了一瞬。
    但,仅仅也只是一瞬而已。
    诚然,忽然冒出的圣者境林陌让他很是意外,但他并不认为一切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掌控。
    这里毕竟是灵州。
    这里的体系是他创造的,他从上古到现在,一直都是灵州最强,眼下更有饕餮、梼杌、穷奇三凶助阵,四祖已灭,天下无人是他对手。
    “啊,是我……”
    流星的面罩打开,露出了林陌的脸:“一个月不见,您老人家可还好。”
    “是老三的手段?”大祭祀没有回答林陌的问题,而是自顾自问道。
    “算是吧。”
    “你觉得你能赢?”
    “为什么不能赢呢?”
    林陌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的做着莫名其妙的热身,道:“你虽是我祖上,也是我仇人,死鬼老爹灵魂被你抹杀,躯体被你占据,又以我为筹码要挟老娘,这些总要清算……”
    “清算?”大祭祀露出不屑的微笑:“就凭你?”
    凭我就够了……林陌撇嘴:“我没记错的话,我师父跟你打过两次,一胜一负,今天就当做决胜局……我敬你曾为人族英雄,又是先祖,可以给你个机会,让你把所有手段用尽,然后,毫无争议的……输给我!”
    轰!
    话音方落,林陌上前一步,麒麟引擎轰鸣,无形天幕震动,竟是以一人之力,压制住了三凶的嗜血戾气。
    大祭祀凝眉,神色稍变,手掌翻转间,巨大黑洞浮现。
    这黑洞不光是四凶之一混沌的天赋神通,其中还熔炼了太多太多御灵的神通,无数神通糅杂一处,加之大祭祀的感悟,才有灭杀圣境之威能。
    当初武圣极尽升华,最终也饮恨于此神通之下。
    但是……林陌不是武圣。
    面对来招,林陌不慌不忙,身后洞天再启,品质已然进阶到神话的蔷薇自其中飞出,化为钢铁手臂附着在林陌的右臂上。
    【天启·上帝之手(神话)】
    林陌面不改色,一拳轰出。
    蔷薇引擎震颤,隐约爆发一声凤鸣,拳如大日,势若金乌,熔炼万千神通的黑洞轰然破碎。
    “怎么可能?”
    直到此时,大祭祀的脸上才终于露出震惊之色,他双手结印,神通再现,万千黑洞,铺天盖地将林陌笼罩。
    林陌心念微动,蔷薇形态再次变换,紫金色躯体闪耀,凤凰真火盘踞,齿轮叠合。
    须臾之间,一把紫金大剑已然被林陌握在手中。
    【神之序列·轩辕】
    轰——
    大剑横扫,威能无尽,黑洞如雪遇骄阳,顷刻消散。
    ……
    “那到底是什么御灵?”
    林陌后方城池之中,无数人看着林陌只身抗衡大祭祀,均是目瞪口呆,就连一向不苟言笑的武亲王都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有没有可能那就不是个御灵……梁鸿瞄了一眼天空的战斗,不知从哪掏出一坛子酒自顾自的灌了两口。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什么?”武亲王侧目。
    “我知道那个是我徒弟……”
    “你只是教他铸兵而已,他战力强跟你也没多大关系吧?”
    “有没有关系,他也得管我叫师傅。”
    好不要脸……武亲王神色一窒,沉默片刻,忽然道:“林陌还是我女婿。”
    梁鸿一笑:“成亲了吗?”
    武亲王动作一顿,被噎的不轻。
    很明显,在斗嘴这方面他不是梁鸿的对手。
    ……
    轰——
    另一边,自身神通多番受挫,大祭祀不得不命三凶参战。
    而与此同时,林陌也撑开了最后两个洞天。
    轰鸣之下,圆滚滚的老金一脸懵的滚了出来,不明所以的左右看了看,在其身后,泰坦昂首阔步走出。
    放眼望去,泰坦呈褐色,形态仍旧类人形,只不过没有头部模块,钢铁四肢比例稍显粗壮,躯干部位有人脸模样的巨大盾牌。
    始一出现,泰坦便迎风暴涨,眨眼间已是耸入云霄,与三凶平齐。
    【宇宙暴君·刑天】
    “嗷——”
    懵逼的老金很快便发现了远处的三凶,仗着林陌和泰坦都在身边,它扭动着肥硕的身躯发出一声咆哮。
    刷!
    忽然间的嘶吼,引得穷奇侧目,四目相对,老金浑身的鳞片刷一下便炸立了起来。
    吞了许多四祖血液浸染的神金,老金此时也已经是九品巅峰,但面对祖灵级别的四凶一样不够看,当下闭上了嘴扭头就跑,粗壮的尾巴疯狂摇摆为自己加速,顺着泰坦的大腿一溜烟的跑到了头顶,露出了半个脑袋看着远处的穷奇,同时大爪子踩了踩身下的泰坦。
    那意思:二弟,干它!
    打不过你瞎喊什么……林陌无语,对泰坦下达战斗指令。
    龙之引擎呼啸,泰坦好似上古战神临尘,两手探出,逼杀而至,隐约间有龙影浮现。
    吼——
    四凶四祖,本就是死敌,眼下宿命之战再启,三凶神通齐出,天地色变,苍穹震颤,无尽灵力如海。
    然,仍旧没能挡住泰坦。
    泰坦的攻击看起来朴实无华,却穿过了无数神通的阻挠,已不讲道理的蛮力,生生握住了穷奇和饕餮的咽喉。
    “怎么可能!”
    这一瞬,作为御兽师的大祭祀明显在三凶那里得到了反馈,知道泰坦已然威胁到了三凶的生命,脸色大变。
    他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比三凶的御灵。
    “怎么不可能……”林陌身形闪现,一步踏出便来到大祭祀面前,面带微笑。
    其实三祭祀和林陌都很清楚,只要机甲制作成功了,这场战争就已经胜利了。
    因为相比灵州,大宇的文明太过浩瀚,也太过久远,就像是三祭祀说的,在那么浩瀚且久远的文明之中,诞生了太多太多像是大祭祀、三祭祀这样的绝世天才,他们的成就不停地累积,不停地完善,延续了不知多少个宇宙纪。
    大祭祀纵然再天才,四凶纵然再强悍,也不可能是大宇文明成果的对手。
    所以早在机甲制造成功的那一刻,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轰——
    三凶体型虽然和泰坦相仿,但却根本不是泰坦的对手,在强悍的装备配置下一退再退,很快便被绝对的力量所碾压至死。
    “不可能!不可能!”
    大祭祀和三凶签订的契约并非是绑定契约,是以三凶阵亡他本人并没受到什么伤害。
    但是眼看着三凶陨落,他的三观却是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不是一直想见识一下来自大宇的力量吗?”
    大宇?
    大祭祀瞳孔一颤,震惊的看向了林陌。
    “对,大宇……”
    “你向往的那个世界,那些文明,那种力量,你为了这些背叛了所有人……”
    “如今你见到了,感觉怎么样?”
    林陌站在大祭祀面前,神色如常。
    “不,你胡说,我从来没有背叛任何人!”
    回天乏术,大祭祀终于是变得癫狂起来:“你知道什么,你以为你为什么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如果没有我,人族早在上古几覆灭了,是我拯救了人族,是我开创了体系,是我让人族成为灵州霸主,你凭什么质问我!
    你们所有人的命都是我给的!”
    大祭祀逐渐狂暴,三观尽毁,灵魂动荡,林堂的躯体竟是有瓦解之相。
    你说的还有点道理……林陌哑然,竟有些无言以对。
    但是……问题不大。
    一位伟大的哲学家‘沃兹基硕德’曾经说过,当你无法解决一个问题的时候,解决出问题的人就行了。
    林陌站定,蔷薇形态变换,杀意涌动。
    “不,你不能杀我!”
    这一瞬,对于死亡的恐惧,终于是击溃了大祭祀最后的从容。
    他身形暴起,冲霄而上,黑洞隐现,千百里逃亡。
    只可惜,一切都是徒劳的。
    就像林陌说的那样,从神话机甲成型的那一刻,大祭祀就再也没有了胜机。
    蔷薇齿轮叠合,不消片刻,一把大弓已是出现在了林陌手中,弯弓搭箭间,一股毁灭性的力量悄然弥漫。
    【神之序列·后羿】
    “这次你不会再重生了,大祭祀……”
    林陌低吟,松开了弓弦。
    歼星炮级别的箭矢,早已锁定了大祭祀,于刹那间洞穿了时空,追上了大祭祀的身形。
    无尽光芒间,大祭祀的身形被飞快吞噬,最后也只是执着的伸出手,向着天空的虚无抓了一把。
    似乎是想抓住拿流逝的生命,又像是在触摸天外的文明。
    ……
    ……
    【这是一本注定不会被人发现,哪怕被人发现,也无人能够解谜的天书,因为……我是用汉字写的。】
    【我是穿越者……我是灵州最强林陌,就在不久前,我打赢了一场不会被载入史册的战斗,没有人知道,他们在生死间走了一遭,天下还是那个天下,灵州还是那个灵州,我也还是那个我。
    所以我觉得,我做了这么牛逼的一件事,很有必要记载下来。】
    【三月初九,天气,晴。
    三凶陨落,大燕开始了善后工作,岳父大人和师父同时找到了我。
    二人对我的卓越战果表示了肯定,师父希望回乌蛮跟他待一段时间,岳父则表示要我马上回京城,两人为此还莫名的争执了起来。
    ……岳父大人,我得提醒您,您要注意,您刚九品,是打不过我师父的。】
    【三月十六,天气,晴。
    我回到了京城,见到了便宜老娘,或许是担惊受怕太久,见到我没事的第一时间她紧绷的那根弦放松了,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三月十七,天气,晴。
    不出意外的,我见到了我的最佳损友,很明显,这两天他也在担惊受怕,肉眼可见的胖了一圈……】
    【三月二十日,天气,阴。
    赵翰找到了我,表示不明白我为什么管铁蛋叫铁蛋,我现场为他掩饰了实操,进入驾驶室,激活第二形态,铁蛋四肢回缩,外部装甲叠合,不出意外的变成了一个铁球。
    赵翰双眼放光,问我这是什么神通,我轻轻一笑,只根他说了两个字:滚蛋!】
    【三月二十五日,天气,晴。
    义父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但是作为一个御兽师,没有了御兽,他便再也不是那个金刚尊者,好在我已经回收了三只金灵的身体,准备给义父设计两台机甲,让这位尊者继续保有叱咤风云的资本……毕竟是爸爸么。】
    【四月一日,天气,阴。
    这天陛下召我进宫,讨论了一下大燕之后的发展,以及我的个体战力,我明白自己不擅长这件事,所以没有插嘴。
    专业的事情留给专业的人,我还是操心自己就好。】
    【四月六日,天气晴。
    今天是个大日子,是我的大日子。
    历经波折,我终于还是迎来了大婚,陛下、岳父、便宜老娘、师父、赵翰等人都参加了我的婚礼。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的小鱼。
    那一天,她凤冠霞帔,娇艳欲滴。
    那一日,她风情万种,不可方物。
    那一晚……郡主抚我丁……】
    (大结局)
    ……
    完本感言:
    呼——
    不管怎么说,终于还是写完了。
    从二一年年末发书,一直到今天,一百五十多万字,本来还是有挺多话想说,可是真到了这时候,却又不知道从和说起了。
    嗯……还是先总结一下吧。
    首先来说,作为一个新手,第一本书有这样的成绩,其实还是不错的,铜钱认为这事我可以小骄傲一下。
    但是,问题也同样存在。
    发书的时候,我想写的是机甲和御灵的碰撞,为了让剧情能够写长,才加了林堂死亡的这条主线。
    前期铜钱自认为我做的还算不错,有一直围绕机甲和御兽来写,升级、日常也算按部就班,但是中期之后,也就是五品试炼之后,铜钱就有点把握不住平衡了,机甲占比开始变少,开始走起剧情主线,不停地挖坑,填坑,挖坑,填坑……虽说剧情没有崩,但是中心思想已经有了偏移。
    这是铜钱的问题,我要检讨,向大家道歉。
    之后……就是心态和更新问题了……怎么说呢,很对不起大家,铜钱可能在创作上太过感性,导致于情绪总会被数据、收入所左右,又有一定的创作洁癖,所以中后期也就变得无比便秘。
    而我写作越便秘,量越少,量越少,我越便秘,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导致我的创作热情,我的状态也是越来越差,经常脑子里有东西,但是却难以付诸笔墨,面对电脑好几个小时一个字都敲不出来。
    这也是我选择尽快收尾的原因,因为我知道,后面的剧情我也不会写的更好看了。
    而且埋下的坑也到了填的时候,再把剧情拉长,会变得水不说,收入也难有起色。
    综上所述,我选择了在这个节点收尾。
    其实按照原本的想法,二祭祀死亡,四姐会代替二祭祀入主生死界,林陌铸造神话机甲期间,梁爸爸也会为了帮林陌拖时间而领盒饭……总感觉真要这么写了,会有好多人给铜钱寄刀片。
    所以,经过铜钱的深思熟虑,还是改变了计划。
    有遗憾,有些潦草,却是铜钱能做到的最好了。
    最后,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铜钱的支持,没有你们铜钱也坚持不到如今,上述所有的遗憾,所有的不足,铜钱都会努力在新书改正,给大家更好的阅读体验,也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铜钱。(欠更也会在新书首秀之后陆续还上,这也是经过礼物榜上的书友同意的,谢谢大家啦!)
    新书的话,仍旧会有机甲或者机械的元素在,铜钱也会继续挑战自我……还是那句话,虽然铜钱现在混的不怎么样,但是并不影响铜钱以一个文人的身份自居。
    我不想跟风,也不想靠一些擦边的名字来博眼球,我可以接受自己的平凡,但我不能接受我连平凡也和别人平凡的一模一样。
    所以,新书我还是会将机甲题材与其他题材相融合,尽量保持轻松幽默的风格,写一本更好的书来回馈大家。
    好了,就写这么多吧。
    此致敬礼,新书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