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雪岩第二天就离开了北京,持王枫手令去南京向外交部报道,十日之后,容闳与盛宣怀双双抵达北京,先与王枫密谈了一阵子,于次日赴山西会馆与晋商们商量起了具体救助计划,当然了,这些事已经不需要王枫插手了。
  由于中缅公路即将完工,对缅作战也随之提上了日程,于是王枫下令苗人山地师,以周顺波为司令的第八集团军,以石达开为司令的第二集团军年后往缅甸山区集结,授权石达开节制全军,同时抽调第一集团军与第三集团军部分补防第二集团军驻地。
  除此之外,另一件要事便是安排旗人与蒙古人赴澳大利亚事宜。
  一八六一年,也即中华元年的春节是二月十日,在正月十五过完一个月后,第一批旗人与蒙古人将正式开赴澳大利亚。
  这一批全部是作战部队,经过了民盟军的短暂特训,计有八旗兵三万,蒙古兵两万,分乘三百条运输船,由奕訢带队,三十余名满蒙贵族随行,出乎意料的是,兰儿以太后亲征可以鼓舞士气为由也要过去,并且把满蒙在中国与民盟军的配合联络托付给了钮祜禄氏与奕譞。
  去澳大利亚,需要横跨太平洋与印度洋,炮艇没法出远洋,不过剿获的洋人军舰已经修好了一批,加上民盟军原有的大中型战舰,合计凑出了二十艘军舰护航,另外又带一百条运输船。
  这一趟的澳大利亚之行,王枫也亲身跟随,这没办法,由中国往澳大利亚的航线在当时还未开通,除了他,全中国甚至是全世界都没人知道如今去澳大利亚。他必须要给舰队领航。
  而且王枫还打算再去星加坡,把星加坡问题解决,然后配合陆军攻打缅怀。最后解放印度。
  临行之前,王枫又着手了几方面。一是把直隶更名为了河北省,任命陶桄为河北省长,省会保定,北京与天津单列为直辖市,受中央政府直接管辖,但暂时由河北省政府托管。
  王枫对陶桄的要求是不要过度开发北京,尽管保持历史原貌,以建设天津新城为主。并且注意保持白洋淀的生态环境。
  第二是关于外藩蒙古,因为王枫定下了五年的迁徙时间表,所以哪怕他赖在原地不走,短时间内也不会对外藩蒙古用兵,王枫只要求第七集团军与其余驻河北部队随时关注外藩蒙古动向,不允许外藩蒙古进占内蒙古六盟的土地,一旦发现,随时驱逐,还要求第七集团军随着满蒙的撤退,应逐步占领关外土地。直至黑龙江将军辖区。
  第三,王枫要求王有龄制定出鼓励民众往关外迁徙的条例,除了没有女人分。其余均可以参照移民交趾的旧例,分田上限可提高到人均百亩,力争于十年之内,往关外移民五百到一千万人。
  第四,王枫授权洪宣娇根据国民经济的承受能力,扩充陆军五到十个军的兵力,并授权胡以晃,一旦一年期满,四川仍未投降。立刻挥军入川,由李秀成部予以全力配合。
  第五。王枫要求李鸿章赴北京,他需要李鸿章替他出使奥斯曼土耳其。
  在安排好一切之后。三月二十八日,王枫与所有赴澳大利亚人员近八万齐聚天津港口,整装待发。
  沿着海河口,舰船一字排开,千帆云集,数不清的海鸟绕着桅杆飞旋,蔚为壮观。
  金国的一众人等还是第一次见着如此浩大的场面,心内深处无比震憾,尤其是那二十艘战舰,又细又长朝天耸立的炮口,更是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奕訢心有所感的叹道:“今日见中国海军之威,方知我大金败得不冤啊,我金国历代皇帝纵使以康熙爷与乾隆爷之圣明,亦是不修舟船之利,至道光爷终被英夷等外洋小国欺上门来,沉苛日深,无力挽回,太后,今当引以为鉴,匆忘水师。”
  “嗯!”兰儿点点头道:“我大金国四面环海,欲与外界往来必须依靠舟船之利,只是....我大金不习舟船久矣,技艺生疏,恐怕还得拜托王司令呢。”说着,把美目投了过去。
  如今的大金官兵,已经脱去了厚重的清朝服装,全部改穿民盟军标准服饰,就这还在朝堂上引起了一番争论呢,守旧派以衣冠服饰乃祖宗之制不可轻废为由,坚决反对,而以兰儿、奕訢为首的改革派则坚持改革须从服饰开始,还列举了民盟军与洋人军服诸如轻便爽洁,脱穿便捷的优点,并使出了杀手锏,即咸丰阅兵时曾穿过西洋大元帅服,最终双方达成了妥协,换装可以,男人辫子不割。
  服装从中*方采购,每人春秋装四套,夏装两套,没有冬装,因为澳大利亚东海岸没有冬季,另外还采购了米尼枪两万套,手榴弹一百万枚,迫击炮五百门,小山炮三百门,122加农榴弹炮各一百门,152加农炮一百门,各自配二十个弹药基数。
  大金国采购的手笔无比巨大,反正不花现钱,拿矿产抵,就好象花的不是自家钱一样。
  这对于军方自然是小赚一笔,尤其是兰儿提出了学习造舰的要求之后,王枫更是心头大乐,他不担心金国学会之后自己造军舰,毕竟那时的军舰没有太大的技术含量,无非就是发动机和船体结构而己,制退复进机已经是超越时代的技术了,中国对金国封锁技术,反而会把金国推向欧美的怀抱。
  况且帮着金国培训技术骨干与中下层军官,还可以在金*方中扶植一批亲华派,美国就是这么做的。
  王枫也看向了兰儿,一身黑色中国政府部门的标准行政服,挽了个马笔,显得清爽利落,又给人带来一种惊艳的感觉,确实是比旗装漂亮多了。
  王枫不禁多看了两眼,直看的兰儿俏面微红,心里也连呼了几声可惜之后,才笑吟吟道:“贵国可以安排人员进入我们的军事院校与海军学校学习,甚至有关科学技术与政治架构都可以派人学习,中金两国的恩怨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之间,是友好互助的关系,中国政府有义务帮助金国实现现代化。”
  “多谢王司令!”兰儿欢喜的称了谢,心里也控制不住的有了丝异样的感觉,她发现王枫无论在哪一方面都比咸丰强多了,咸丰是一天到晚愁眉苦脸,口头禅是咖啡,咖啡,碰上急事还会吐血,然后一昏迷就是好几天!(未完待续。)
  ps:谢谢夏至未至丶的两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