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姬呢?”
  炎姬女人味足,是云霄公子即将功法圆满后,想要得到的第一个女人。
  “炎姬……已经被那人留下当他自己的女人了。”
  “岂有此理,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何方神圣?”云霄公子情绪波动极大。
  但寒姬也只能继续隐瞒,不可能将实情说出来:“他说……和公子迟早还会相见的,还让公子要先做好心理准备。”
  “让我做好心理准备?”云霄公子怒极反笑,“好,那就让他好好给我等着,等南宫过来,我看他还怎么狗叫。”
  寒姬听到“南宫”二字,露出惊讶之色,目光也看向了天空:“公子,您召唤了南宫吗?”
  云霄公子:“本不想让南宫知道,但现在这情况,也只有叫她下来了。以她的追踪术,我不管那个神秘人是谁,必将逃不开南宫的追踪。”
  寒姬心里立刻浮现出了担忧之色,
  南宫强不强,她可是相当清楚的。
  南宫雅婧,三级真仙,实力修为还要在公子之上。
  就血缘而言,她其实是云霄公子的表姐。
  只不过南宫家在仙域早就已经没落了,如今的南宫家依靠着黄家在扶持,才勉强留存着一个摇摇欲坠的体面。
  南宫家也为了报答黄家,所以南宫家有很多人都在黄家当护道者。
  南宫雅婧作为云霄公子的表姐,有亲缘关系存在,做他的护道者自是非常合适。
  也是因为有这层关系,南宫雅婧对云霄公子向来都管得极严。
  尽管南宫雅婧是个大美女,但跟天底下所有的哥哥、弟弟一样,只要是自家的妹妹或者姐姐,无论再漂亮,在他们眼里,不会存在欣赏,只会存在嫌弃。
  云霄公子很嫌南宫雅婧管得多、管得严,总是一张冷脸,对谁都没有显露过温和。
  在仙域的时候,云霄公子每次做任何事,都会避开南宫雅婧。
  这次下凡,第一个考虑的就是不告诉南宫雅婧。
  可现在,他主动召唤南宫雅婧了。
  南宫雅婧实力高强,擅长追踪,她如果下凡来,搞不好,秦易他们还真的难以从她手中跑得掉。
  若是秦易被抓,那到时候她寒姬和炎姬的秘密,毫无疑问会被完全抖出来。
  以云霄公子的脾气,一旦知道她们两个已经失身于秦易,那还岂会留下她们?
  “公子,南宫还要多久才会下来?”
  寒姬现在很想去通知秦易他们,让他们提前有个警觉。
  这既是为炎姬好,也是为她自己好。
  云霄公子看着天穹:“应该快了。”
  “公子,那个神秘人,之前还说过一个事。”
  “什么事?”
  “他说……他在仙域就听说,公子你没有男人的根本能力。”
  “放屁!这种屁话,你也信?”云霄公子恼怒。
  他的反应很直接,几乎是所有的男人碰到这种污蔑,估计都会很生气。
  你可以说他不够强壮,也可以说他不够潇洒,但你要说他没有男人的根本能力,这就触及男人的基本尊严了。
  寒姬摇头:“我……我不信啊,可是他信誓旦旦的说,在仙域听过这种说法。”
  “他去过仙域?”
  “应该是的。”
  “哼,本公子的男人根本能力,用得着他来质疑?他若质疑,不妨让他将他的姊妹叫过来,给本公子试试?”
  寒姬看着火气很大的云霄公子,忽然目光也不自觉地下移。
  云霄公子发现之后,怒斥一声:“你看哪里?”
  寒姬紧张道:“没……没有啊,妾身知道公子很正常的,毕竟以前练功之后,都……都很……那个……的。”
  男人行不行,都是有外在表现的。
  尽管云霄公子还从来没有真正地碰过女人,但是寒姬在以前也是见过他撑起的阳刚之气的。
  只是,现在回想起来,那些画面都是以前见过的,最近倒是没见了。
  “但你的眼神,明显是在质疑本公子!”云霄公子很生气。
  寒姬慌张道:“公子息怒,妾身真的没有质疑。”
  “哼。”
  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来自女人的质疑。
  他现在虽然碰不了女人,但是给女人证明一下,也非难事。
  于是,云霄公子就忽然将心中的禁欲枷锁给打开。
  平时,他都是锁住了自己的欲望,不让自己向女色多作联想。
  如今,当欲望的枷锁一打开,他内心当中立刻就有一种想要霸占寒姬的冲动与想法。
  毕竟,他为了修炼【天启纯阳术】已经27年了。
  也憋了27年,忍了27年。
  主动放开欲望枷锁后,那一直被关押的欲望,就像是猛虎出笼,自然凶猛异常。
  他故意将长衫撩开,等着显露雄风给寒姬看。
  “你且睁大眼睛,好好看着。”
  “哦。”寒姬有了他的允许,这下光明正大的看着他的裤子。
  然而,很快就十秒过去、二十秒过去、三十秒过去……
  那自信满满的云霄公子突然就有点脸色不对了。
  他皱着眉头,努力地去看寒姬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若放在平时,就算没有放开欲望的枷锁,他多看寒姬和炎姬几眼,都有一股忍不住的邪火在体内窜动。
  但今日不知道什么鬼,他的雄风怎么也展不起来。
  就像是一潭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涟漪。
  “不可能!”
  他忽然粗暴地将寒姬推在地上,寒姬受惊一阵尖叫,心中却愈发对公子产生了10点厌恶。
  可是,云霄公子在将她推倒之后,还是发现自己没有任何感觉。
  于是,又放开了寒姬,他在悬崖边走来走去:“不可能……怎么可能?为什么这样?”
  他忽然转过身,抓住寒姬的肩膀:“那个神秘人,他究竟怎么说的?”
  寒姬紧张又害怕,看着公子第一次陷入了癫狂的状态,她小心翼翼地说:“他……就说他在仙域听说公子没有能力啊。”
  “胡扯,他是从哪里听的?”云霄公子狂怒,这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神秘人是如何知道的?
  男人雄风,他明明应该很正常的。
  怎么现在,半点也振作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