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蛇一族。
  这是蛇妖之中有名的一族。
  因为在蛇族中,有几条支脉它不一样。
  比如说羽蛇族,这是上古腾蛇一脉的血脉。
  同样的道理。
  青蛇也比较特别。
  它往上有变龙的可能,拥有青龙一族的血脉。正所谓龙族皆好色,青龙最是银。
  龙种之中青龙一族到处造孽是最多的。
  不仅如此。
  还有些青龙,出于审美,对一些大青蛇下手,毕竟龙的数量稀少,哪有那么多同族的妹妹给成年的青龙交朋友。
  而且青龙一族,出了名的喜新厌旧。
  这就造成了青龙一族,经常圈养自己的小生态圈,有血亲行为。
  如此一来,很多青蛇的血脉中,龙族血脉占比就比较重了。
  注意来。
  不是所有蛇都能化龙。
  只有少数种才能以蛇躯就直接化龙。
  大多数蛇想要化龙,那是难难难,难上加难还要难。
  先化蛟,再化龙。
  但光是蛟化龙,这一步就不知道有多难了,更不要说是蛇化龙了。
  唯独青蛇一脉,有龙种可以直接化龙,此为别的蛇类所未有的。
  所以说,这条蛇妖真是一点都不简单。
  就是不知,它的未来是选择做为蛇继续进化,还是想要化龙。不过,无论它选择什么结果,都是必死无疑的。
  刘三醒看它。
  “看来,谢威真的是傻的可以,从头至尾,它都被你骗得团团转。那枚灵果根本不是给你和谢威孩子的,你是用了法术迷它,让它以为自己和你有了肌肤之亲,有了孩子的,所以它才信了你的话,去冒险盗了红罗大仙的灵果,那枚果子,其实是你自己吃掉了,所以你的实力修为根骨资质才远远超过谢威,只是你这样从头到尾把谢威骗到死,内心就没有一点惭愧吗?”
  刘三醒是读过谢威记忆的。
  谢威受伤下,根本无力阻止刘三醒的读心,让刘三醒看到了很多。但刘三醒是一个多疑之人,他看着看着就发现了不对。
  在谢威的记忆里,红罗大仙看起来粗疏却是假的,此仙内心精明无比,家中洞府看上去乱,但一来她乱是心有数,再乱,有什么东西找什么玩意儿红罗大仙心里是门清儿的。并且她也并非一直如此,总是隔上一段时间清理一下。
  所以红罗大仙绝不简单。
  她一个跑单帮的修仙者,凭借一己之力一个人飞升成仙,她能是简单粗失之辈吗?
  所以说。
  倘若青蛇妖祈青丝真的有了身孕。
  红罗大仙能不知道?
  她的洞府有多清冷?
  一整个儿的洞府,位列之于孤峰上。
  其中只有红罗大仙一个人。
  余者除了蜘蛛就是蛇蝎。
  这突然间的,一个蛇妖怀孕了,多恐怖啊,红罗大仙能不搞清楚?
  真是什么也没发生。
  蛇妖也没有怀孕。
  所以蝎妖才能在红罗大仙全无知机下盗得了灵果。
  只不过蝎妖大约是搞错了一点。
  做为一个跑单帮的修行者。
  红罗大仙哪怕飞升上界,也改变不了一件事。
  是的。
  她很穷。
  哪怕是一枚灵果,也是她好不容易才到手的。
  正是因为这样穷,她,绝对不容许别人偷她一毛一线。更不要说这是一枚仙灵果子了。
  注意来。
  飞升上界。
  不是都去到天庭当值的。
  去天庭,有好处,可以得到俸禄。
  但是你得听话,听命令,去应卯。
  也就是,上班下班要去点名报到这个意思,不得自由。你要违背了命令,轻者扣罚俸禄,重者是要受律天刑的。
  严重的直接上斩仙台或斩神台。
  当然,不想给人当狗也可以。
  上界广大。
  你自可以觅一处山头,或地穴,当自己的主儿,不过,一切修行的物资什么的,就要靠你自己了。
  红罗大仙就是,没有到天庭任职,她有社恐,不敢面对很多人的环境。
  所以她选择一个人生活。
  这一个人生活,好是好,自由自在。
  但就是一个字。
  穷。
  哪怕一枚果子,红罗大仙都是十分看重的。正常她会吸收果子中的灵气用于己身的修炼,把果肉用于炼丹炼药,把果子的籽给种下去,如果能长出来,就算赚到了。
  可谁想一枚如此重要的果子给偷了?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了。
  顶上蛛受此牵连,也被流放出了来。
  这是因为蝎妖这区区一盗,让红罗大仙对谁都不信任了。
  她此前只是不信任人。
  现在连自家宠物都不信了。
  这一切,究其根源,其实却是在青蛇妖的身上。
  但是,蛇妖对此一点也不在意。
  “仙长……”
  刘三醒连忙道:“可别,你别叫我仙长,我屁都不是呢!”
  先叫我大仙,又叫我仙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真是仙人呢,这么大因果,想害死我么?
  这蛇妖是真厉害,难怪蝎妖给她迷得五迷三道的,迷得团团转。
  说话好听,却于无声处听惊雷。
  悄无声息的就把坑给挖了。
  我现在一个普通凡人之身。
  你一口一个大仙仙长的,这是要折我多少的福缘气运?
  蛇妖也是聪明人。
  它苦笑了一下。
  “前辈,妾身只是想要活得更好一些,难道错了吗?”
  刘三醒道:“那谢威呢?你应该知道,我看了它的记忆。”
  在谢威的记忆里,最重要的只有一个,保护祁青丝和那个根本不存在的孩子。
  祁青丝神色不改,芳容不动道:“我知道谢威喜欢我,但是,可惜,我从来就不喜欢它的。在上界时,我被红罗大仙打入洞府基座,帮助红罗大仙稳定洞府中的温度,仅此而已,没有自由,有时还要忍受饥饿。正好有谢威找上了我,我当然要抓住这唯一的生路,对它虚与委蛇,这样才能有足够的吃食。虽然谢威的下场也很惨,当它修为至仙时,就是红罗大仙剥它的甲壳皮时,可至少在此之前,它纵不是说吃香的喝辣的,却也不会像我一般被人无视的踩在脚下。顶上蛛根本愚顽不化,我只能借助它的帮助了,前辈,我看你不是不通人情世故之人,你的话应该可以明白妾身之所为了。”
  蛇妖祁青丝。
  它的话倘若和正常人说,说不得都没人理会。
  但它发现,刘三醒不一样。
  这人看起来命轮清晰,是一个十足年轻之人,但行为处事,武功秘术,根本不是一个正常年轻人该有的。你再说天才也没用。
  所以祁青丝有了一丝的猜测。
  这是一个老人精。
  是一个修降世法的老人精。
  降世法也就是降术师的别称,或者说是很久之前的叫法。
  唯有经历的事情多了,才能明白事理。
  才不会被传统的观念所束缚。
  所以祁青丝所为,在普通人看来是对谢威的背叛。
  但在刘三醒看来,是正确的选择。
  仙门残酷。
  不能以人道正统来评说。
  青蛇妖祁青丝的做法选择,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它本就处于最底层了,只是想要有一条生路,有什么错?倘若它不忽悠谢威,那它怎么办?在红罗大仙的洞府里当一辈子的恒温器物?其存在价值连谢威这被当猪养的都不值。
  它能有什么办法?
  难道和红罗大仙说。
  它不想这样下去了,让红罗大仙放它一条生路吗?
  不说红罗大仙是不是会一巴掌把它给拍死,就算是饶了它一命,把它放走了,茫茫仙界,它往哪里跑?在仙界,没有人护着,以它的实力,到哪儿都是盘菜的下场。甚至可能当菜还好一点呢,要是遇上什么精通邪法的老怪物,不知有什么样的术法去折磨人呢。
  所以。
  这蛇妖想尽了办法,终于用出了,假怀孕,偷灵果,激怒了红罗大仙,被打入下界的这个法子。这正是下棋中的倒脱靴技法。有时想要活得久,后退一步比一心往上,往前反而要好一些。
  不得不说,它很成功。
  所以,它无视蝎妖的死,也没有出来。
  直到。
  它被刘三醒点破了行藏,这才不得不出来。
  刘三醒叹了口气,道:“我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你的,可是,你也没算到吧,现在是末法时代,你莫非已经完成了化形,所以觉得可以一个人在世行走了?”
  祁青丝道:“我的确算漏了此点。我原以为红罗大仙看在多年情分上,对我们算从轻发落的,没想到她真正设计的绝杀是这末法的环境,就算我脱了此次困,也敌不住末法劫,不过我也想开了,既然事已至此,不如好好的活下去。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她再次,把顶上蛛的丝茧壳子拱手敬上来。要知道,这可不是已经破了的丝茧壳皮子,而是一副,完完整整好好的一副茧壳皮子,其价值不是此前的碎片可以比拟的。
  刘三醒终于忍不住。
  他接了下来。
  虽然他此刻眼界高了很多。
  普通的金玉器材,根本是不入他的眼中的。但倘若是一副完整的顶上蛛的丝茧,那比什么金山银山都重要。自然值得刘三醒伸手接下来了。
  当然,还有一点。
  那就是刘三醒收走了八大蛛母。
  其实祁青丝并不怕八大蛛母。
  但倘若这个男人要是为八大蛛母出头,她怎么办呢?她可是清楚的感应到了,这人一招就把谢威打到半死地步的。
  哪怕它的真实力量其实在蝎妖之上。
  但仍然差了一点。
  它修的是长生变化之道,是一力想走真正玄门仙家路子的。
  不像蝎妖,一力杀伐,已经影响了它自身的心性。
  这在初时,的确是蝎妖要强一些。
  但时长日久,终究是蛇妖要更强。
  因为在修炼上,蝎妖是不计其余,一力重视现在,眼下,过于消耗自己的自身潜力了。说白点以后进步空间就没什么了。
  但蛇妖不一样,一直是在打根基,它不仅是在修现在,更主要是为了未来做准备。
  所以它的未来比之蝎妖其实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但那毕竟是未来。
  不是现在。
  现在,说实话,反而在单纯的战力杀伐上是蝎妖更强一点。
  以此类推。
  所以,它也不是这人的对手。
  要不然它会这么恭敬的奉上顶上蛛的蛛丝吗?它又不是什么大善人。相比蝎妖,它的冷酷才是真正冷血无情的冷酷。
  和它隐藏深隧的心思一比,蝎妖就像个单纯的孩子。
  刘三醒收下了丝茧。
  但他没放蛇妖走。
  他说。
  “你从前褪下来的皮,我也要。”
  蛇妖祁青丝顿时一阵的颤抖。
  哪怕它是妖物,也感到了一阵的羞耻。
  正常蛇妖的皮,自然是被它们自己收纳了,等修为有成就是它们祭炼出来的法器。皮质越好,修为越高,这法器就越好。
  说不得能变成灵宝,道器。
  对于妖类来说,用它们自己身上的东西炼器,是最好不过的了。
  这蛇妖一直被封印着。
  它哪怕是已经炼化了丝茧,也不敢有大动作,所以它在丝茧里褪换下来的皮子仍然在它手上。
  只是它未想到。
  刘三醒这么贪心。
  竟然拿了顶上蛛的丝又要它的褪皮。
  简直岂有此理。
  这个人类,太贪婪了。
  它想。
  但随之而来,它又想到了一点。
  也许……是这样的。
  所以,它取出了自己的褪皮。
  刘三醒收下之后,笑了。
  “你可以走了。”
  祁青丝却摇头。
  它想知道,它猜的对不对。
  “前辈,你在意我叫你大仙或仙长,但是却不在意我叫你前辈呢!”
  刘三醒道:“你想说什么?”
  祁青丝却有些十拿九稳了。
  “前辈不让我叫你仙长或大仙,是因为前辈知道,自己不是仙人,德不配位,乱叫名号是要折损气运的。但是,前辈你丝毫不介意我叫你前辈……果然是前辈呢。不知道这具身体是前辈你的第几世身呢?”
  果然。
  小尸妖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刘三醒。
  这家伙,就不是一般人。
  而这个蛇妖,比之前死掉的蝎妖……战斗力不敢说,但心性,智慧,根底,都要强出太多了。
  刘三醒也心中十分复杂,知道自己遇到麻烦了。
  这个蛇妖。
  它已经揉捏到自己的脉了。
  因果。
  它知道自己十分重视这个。
  所以在它给予自己蛇皮褪后,说话就有一些放肆了,这是一个试探。但就是这种微妙把握的简单试探,你打死蝎妖它也领悟不了啊。
  这就好像。
  一个普通人,对于这个人来说,山上的老虎比他强,但没什么,人嘛,智慧生命,有的是法子对付这只老虎,但倘若他要对付的是一个聪明的人类,那就不一样了。谁玩死谁,就不好说了。